延邊州信息網

首頁 > 最新信息 / 正文

袁崇煥和所有同僚都搞不好關系,他團結不了眾人,而且也不想團結

網絡整理 2019-07-01 最新信息

天啟給崇禎留的基本盤還是不錯的,遼東戰略經過幾年的試錯,朝野基本達成了一個共識:東江騷擾,收買蒙古,寧錦以寧遠為節點消耗,錦州那地兒基本放棄了(主張前出錦州送人頭的袁大人已經回家了,回家原因很簡單,自己主修錦州又不救,自打自臉,暮氣難鼓)。這是修改版的三方布置策。崇禎接手后只要穩住不動,扛住寧遠,前面不要管,后金搶不到東西,又打不到山海關。耗上三五年,自己就亂了。

袁崇煥和所有同僚都搞不好關系,他團結不了眾人,而且也不想團結

崇禎不信邪,要中興。中興可以,得找對人。但當時已經沒有熊廷弼這種能操盤的戰略家。崇禎找來找去,找了一個只知道修城的袁崇煥。修城也就罷了,帶著大家伙齊心協力悶著頭修,無非付出的代價大點,也夠皇太極喝一壺的??蛇@位袁大人幾乎和所有同僚都搞不好關系(除了祖大壽),趙率教,滿桂,毛文龍,王之臣,統統尿不到一個壺里,搞得雞飛狗跳。

袁崇煥和所有同僚都搞不好關系,他團結不了眾人,而且也不想團結

一句話,他團結不了眾人,而且也不想團結眾人,他要獨權。崇禎說好吧,給你獨權,你說了算。先殺了毛文龍,再趕走滿桂,再坑死趙率教。干起自己人來,比后金都狠,于是第二年北京被圍了。崇禎這都不殺,那殺誰?遼東軍就是防后金的,不管它從哪兒繞,袁崇煥的責任就是在關外堵截,堵截不住就失職。別人配合不力,要殺。你堵截不住,也要殺。沒那么多責任可推卸的。所以劉策被殺,一點不冤。袁崇煥照樣要死,也不冤,各負各的責任。

袁崇煥和所有同僚都搞不好關系,他團結不了眾人,而且也不想團結

明亡崇禎責任占百分之九十,袁問題再大崇禎二年中期就被處死了,時間上背不動崇禎十七年的長鍋,更何況換50內閣,殺十幾個督師,撤換十幾個兵部尚書,殺內閣,在整個封建王朝都是極其罕見的,即使是暴君,都知道有用的得用完了再殺,崇禎好像沒有這根弦。朱由檢這種性格的不亡國,那是沒天理的。崇禎不懂啥叫戒急用忍,總覺得眾正盈朝,建奴小虜欺上門來肯定是大臣無能,不知道大明已經病入膏肓,滿朝文武大部分都是庸人。

袁崇煥和所有同僚都搞不好關系,他團結不了眾人,而且也不想團結

滿桂為什么要誣告他的重傷是被袁崇煥部所射?而且整件事情有好多的疑點,首先,滿桂的兵在城北,袁崇煥的兵在城南,中間隔著皇太極的敵軍,根本不可能射到,他不怕這么說被拆穿嗎?其二,為什么要在戰時說自己人?他不怕處理了袁崇煥,他要上來頂缸當炮灰嗎?后來事件的發展確實是這樣的,沒了袁崇煥,滿桂被不斷催戰,揮淚上馬,結果戰死?!币宰钣焉频拇?,袁崇煥一年多所作所為的動機。殺毛文龍,并不是不知道東江的重要性,是真的想整合,吞并東江,預料到毛文龍不會配合,殺掉是有預謀的,袁崇煥低估了惡劣的后果,毛文龍是東江的魂,毛死東江爛。當然結果,袁崇煥是看不見了。乙巳之變,就是一廂情愿的想議和,被黃臺吉牽著鼻子走,又踩過了朝廷的底線,還上不了臺面,兩頭演戲,難為人。射傷滿桂,誤傷可能性大,沒有陰謀論,雖然兩人不和,即使殺了滿桂,也沒有什么好處。

袁崇煥和所有同僚都搞不好關系,他團結不了眾人,而且也不想團結

毛文龍有沒有通敵在當時的朝廷并沒有定論,若朝廷覺得有問題,毛該殺,那么應該走流程,就算是擔心直接下令會導致毛文龍直接反水,那么也應該先密奏朝廷,搜集證據,朝廷決定是否該擒獲帶回京城或者當場擊殺。而不是自作主張,先殺了毛再說,所以后來崇禎問這個問題,袁答不上來也是正常的,因為此事完全沒有走流程,皇帝愿意放袁一馬,那這就不算事,因為之前已經忍了,但現在皇帝打算把這事的緣由弄清楚,那袁當場就很難把話說圓了,不如不說。袁崇煥是大區經理,毛文龍是大區負責人。袁崇煥最多也就二品,毛文龍可是一品大員,太子少保、掛平遼將軍印,左都督,持尚方寶劍,級別比袁崇煥高多了。相當于一個大區經理跑到隔壁大區把大區老大給殺了,還是假傳圣旨。

袁崇煥和所有同僚都搞不好關系,他團結不了眾人,而且也不想團結

袁崇煥有三項罪名,1.袁崇煥的罪名是謀款而斬帥,重點是謀款,也就是議和。2.袁崇煥殺毛文龍的核心罪名是不聽節制,邊將不聽節制就已經是死罪,你不用聽毛粉瞎給你嗶嗶毛文龍官比袁崇煥大,那是扯犢子的,一個理由就是毛文龍和趙率教的官一模一樣,袁崇煥當初說的就是五年平不了遼先砍趙率教再自殺。3.袁崇煥殺毛文龍是否合乎程序歷史尚無定論,原因在于每把尚方寶劍能斬的最大官是由一個敕書決定的,而袁崇煥的敕書被崇禎給燒了。

袁崇煥和所有同僚都搞不好關系,他團結不了眾人,而且也不想團結

但問題來了,前面楊鎬的尚方寶劍可以砍總兵,后孫傳庭也可以砍總兵,袁崇煥砍了毛文龍沒有一個言官說袁崇煥矯制,就很能說明問題了,要么袁崇煥真的可以砍,要么全朝廷包括天天閑得沒事干天天噴人的言官都認為毛文龍可以砍,你覺得哪個可能性大?看看從鎮江堡和旋城到沈陽快,還是從沈陽到北京快。毛文龍殺了錯誤已經鑄就,但袁崇煥壓根沒處理好爛攤子,搞得東江內亂,沒法統一指揮,否則只需要做做姿態,朝著沈陽進軍,看看黃太極是打算換家不要沈陽硬啃北京,還是回師沈陽,傻子都知道會退兵回援。

袁崇煥和所有同僚都搞不好關系,他團結不了眾人,而且也不想團結

小編認為:在一些自以為聰明的人看來,說過的話就要做到、一生中的每一句都是、做不到就該死、比如“五年平遼”。他們覺得一個將領、就該帶著大部隊去找敵人血拼。議和?肯定是壞蛋啊。而且他們認為、你既然做了大官、那么能力就必須要像如來佛祖一樣強大,道德必須超過孔老夫子,而且不能犯任何錯誤,不能比不過你的對手、不僅你不能、你的手下也不行。你要為任何事負責、不管是你家皇帝的鍋、還是你手下的鍋、反正你必須背著。這些人的思維里從不考慮真實世界里的人這個限制條件,他們只會幻想和要求。

本文作者:歷史今講(今日頭條)

原文鏈接:http://www.toutiao.com/a6707476259254829579/

聲明:本次轉載非商業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僅用于個人學習、研究,如有需要請聯系頁底郵箱

Tags:袁崇煥   毛文龍   皇太極   沈陽   我在宮里做廚師   錦州   熊廷弼   東江   寧遠   山海關   蒙古   孫傳庭   崇禎   楊鎬

搜索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
免费大唐麻将外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