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邊州信息網

首頁 > 最新信息 / 正文

三國時代為什么沒有發生海戰

網絡整理 2019-06-30 最新信息

?

三國時代為什么沒有發生海戰

中央之國的形成&lt三國篇&gt [第14節]

副標題:青州的地緣結構及膠萊運河

作者:溫駿軒

編輯:塵埃 / 主播:兆斌

長篇連載,每周更新

三國時代為什么沒有發生海戰

海岱之間——青州

三國時代為什么沒有發生海戰

哪里是青州?按禹貢九州的設定是“海岱惟青州”,“?!弊匀恢傅氖谴蠛?,“岱”就是大家都非常熟悉的東岳泰山。地理上看,則是“魯中南山地丘陵地帶”以東的地區。與冀州因范圍太廣,被分割為:冀、幽、并三州;兗州因河、濟兩水的不穩定性,最終大范圍位移不同的是,青州的范圍可以說是相當忠實于它的初始設定。

其范圍由西至東大致對應現在的:德州、濟南(不包括2019年并入濟南的萊蕪市)、濱州、東營、淄博、東營、濰坊、青島、煙臺、威海,等十個地級市的轄區相重疊。

東漢十三州郡


三國時代為什么沒有發生海戰


在春秋時代率先稱霸、戰國時代一度與秦國并稱東西二帝的齊國,是青州板塊的地緣政治緣頭。公元前11世紀,崛起于關中地區的周王朝,取代從河北平原方向入主中原的商王朝,成為中央之國的主人。

總得來說,在以“封建”為基本制度的周王朝,被分封的諸侯國依據血緣關系遠近可以分為兩類:一是與周天子源出同一氏族的“姬”姓封國。如晉國、燕國、魯國、鄭國這幾個著名諸侯國。在西周初年,約占諸侯國總數的3/4。這些與王室親緣關系最近的諸侯國,范圍從黃土高原一直向東漫延至秦嶺、太行山以東的平原地區,占據了最易耕種的黃土地帶及最重要的位置;二是異性諸侯國。這些諸侯國有舊地緣政治遺產的延續,如為夏、商兩朝君主延續祭祀的杞國、宋國。也有在滅商之戰中建立卓越功勛的親密氏族。其中最典型的代表就是齊國。

齊國的始封之祖在中國應該很少有人不知道,他就是《封神演義》一書中的姜子牙。雖然這本書是虛構的神話小說,但這位姜太公在滅商之戰中所發揮的作用,卻并沒有夸大。之所以把這位最重要的軍事家封建于此,很大程度是基于山東丘陵地帶在地理、地緣結構上所呈現的復雜性。

復雜地形所對溝通交流所平添的障礙是顯而易見的。這種障礙所造成的地緣后果可以表現為語言,比如一些中國南方丘陵地帶,所呈現出的“十里不同音,百里不同語”現象;也可以顯現在民族認同上,比如位于歐亞相交的高加索山地,3000萬的人口總量就擁有50多個獨立民族。

在周人入主中原成為天下共主之后,整個山東丘陵地帶還存在有大量原屬東夷體系小國。齊國的都城臨淄城現在是山東省淄博市的一個區,地理上位于“魯中南山地丘陵”中的魯山北部。

以周王朝封建的初衷來說,是希望齊國能夠背靠“魯中南山地丘陵”,向東轄制整個青州地區(以西面向中原的地區,則由魯國負責)。從結果來說,齊國的確做到了。只是隨著歷史的發展,事情的演化已經超出了周初的設想。進入東周亂世之后,齊魯兩國作為獨立的諸侯國,不可避免的成為地緣政治對手。戰國之時更出現了由田齊取代姜齊的“田氏代齊”事件。

拋開誰主導齊國這點不說,青州作為一個地緣政治單元的存在,與兗州所主導的魯中南山地丘陵以西地區比,還是顯得更為強勢的。這種強勢性,甚至在當代地緣政治中亦有體現。

在文化上勝出一籌的“魯”成為了整個山東的標簽,而省會卻還是落在的齊地和青州屬性的濟南身上。此外,2019年1月,原本位于兗州范圍內的萊蕪,由地級市變身成為了濟南的一個區。雖說現代交通能夠很大程度接近距離感,但當你在地形圖上看到,直線距離達70公里的兩座城市,中間還間隔著泰山山地時,應該會覺得這種合并多少有些違背地緣規律。


三國時代為什么沒有發生海戰


畢竟地緣差異、心理距離,并不僅僅決定于地理距離或者交通距離。考慮到齊國在春秋戰國時,同樣越過自己在山地分水嶺之上修筑的長城向西擴張,今天濟南的這種做法倒也不算太違和。

“魯中南山地丘陵”之于青州來說,更多是一道將之與黃、淮流域隔離開的屏障。青州內部板塊則大致可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膠東丘陵所覆蓋的膠州半島;另一部分則是魯中南山地丘陵與膠東丘陵之間的平原地帶。后者也是當年齊國的核心之地,依托這塊大平原,齊國得以向東西兩大丘陵地帶擴張。除了西部被歸入河濟平原的部分,這塊平原的主體可以被標注為“膠萊平原”。

山東半島地形圖

三國時代為什么沒有發生海戰

所謂“膠萊平原”,意指的萊州灣與膠州灣之間的大平原地帶。前者屬于渤海的一部分,后者則與黃河相接。河流是平原內部的大動脈,膠萊平原的河流大都是發源魯中南山地丘陵的北坡,北向注入隸屬渤海的“萊州灣”。

如:流經臨淄的“淄水”、從濰坊穿城而過的“白浪河”等河流;南向注入膠州灣的河流,則主要有發源于膠東丘陵的大沽河。

對于當年的齊人來說,這樣一塊為山、海包夾的大平原地帶,算得上是一塊天賜之地。不僅能夠讓平原上的農田免于成為黃泛區的一部分,還能夠依托山、海的存在,獲得防御力加成。當然,這種防御力的加成,主要是由華夏文明重陸輕海的地緣屬性,以及長久以來缺乏海外威脅所導致的。這使得齊國和后來的青州,只需沿魯中南山地丘陵的分水嶺修筑一道長城,而不需要為它漫長的海岸線傾注太多的防御資源。

齊魯地緣關系圖(春秋)


三國時代為什么沒有發生海戰


不僅如此,山海共存的地理結構,還讓齊國與當時的其它諸侯國相比,更平添了一份優勢。以海洋來說,帶來的并不是“面朝大海,春暖花開”的浪漫想象,而是實實在在的經濟利益。

海洋不僅擁有豐富的漁業資源,還能夠出產每個人生存都離不開的“鹽”;此外,那些看起來無法拓展為耕地的山地丘陵,同樣有著重要的經濟價值。作為地質時代的產物,銅、鐵等自然經濟時代最為倚重的礦物,又總是生成于山地之中。同時擁有大平原、丘陵及海洋線,意味著齊國和青州能夠在糧食、鹽、礦產等三方面都表現良好。在自然經濟時代,這三項優勢相疊加足以讓之在地緣政治競爭中占據明顯的優勢。

山海并存的地理環境,還讓青州之地為中央之國政治史作出了一項重要貢獻,那就是“鹽鐵專賣”制度。在中國歷史上,中央政權進行集權管理的一個核心手段就是實施“鹽鐵專賣”制度。

其中“鹽”的專賣,因為它是人類生存的必須品且用量較小,對之進行專營,可以較為方便的將稅收隱藏于鹽的價格當中。即減少了強行課稅所引發的社會矛盾,又可以最大程度的擴大稅基;對鐵的專營除了利益驅動以外,更重要的原因則在于:它是提升生產力和軍力的基礎資源。而這一制度的起源之地,便是春秋時代的齊國(具體來說始于管仲)。

需要注意的是,鹽并非只產生于海洋之中,內陸地區同樣有可能通過地表鹽湖或者抽取地下的鹵水來制鹽。另外,并不是所有的海洋線都能夠生產海鹽。在古代真正被大規模開發成鹽廠的,是那些平原與海洋相接的灘涂之地。

具體到當年的齊國來說,適合大規模開辟鹽田的地點是濰河、白浪河、大沽河等河流,在膠、萊兩灣的河口地帶。制取海鹽的做法,則是在高于低潮水位、低于高潮水位的灘涂之上,用半尺高的池梗圍就一個個鹽田,同時用堤壩阻擋海水的入侵。然后漲潮時放開堤壩上的水閘,借助溝渠將海水引入鹽田,再經過陽光曝曬慢慢結晶成鹽。

說到這里,你是不是發現一個問題,對于齊國來說,只需控制膠萊平原及兩側的山地,并不需要深入膠東半島就可以獲取鹽、鐵、糧食資源。至于海岸線在當時的作用,并不如今天所顯現的那么大。一統天下的秦帝國在征服齊國之后,亦沒有想過利用齊國的海洋屬性進行海外擴張。秦帝國對齊國所帶有的些許海洋氣質,更多從神秘的方士們身上所感受到的。這其中的代表性人物,便是以為秦始皇獲取長生不老藥之名出海的徐福。

當然,徐福能夠出海,顯然是因為齊境之內的這些海港已經得到的初步開發,并且開拓了海上貿易路線。從發展海洋經濟的角度來說,背山造海的地勢有助于獲得天然良港。

這一方面是因為沿海山地所造就的海岸線蜿蜒曲折,那些深入陸地且有山地保護的海灣,有助于靠港的船舶躲避惡劣的海上氣候;另一方面則是因為,緩緩延伸入海洋的平原,會在海岸線上造成大范圍的灘涂地。雖然這些灘涂地有機會被開發為鹽田,但卻無法為大型船只??克?。而對于與海相接的山地來說,就不存在這種現象了。今天分布于膠東海岸線上的:青島、威海、煙臺等中國北方著名海港城市,無不顯現出上述特點。

以膠東半島的地緣位置來說,如果開展海上交流,遼東半島、朝鮮半島及日本列島,當是其三個主要目的地。歷史亦有記載,曹魏在征服遼東之時,大連一帶的吏民,因躲避戰亂而渡海移民山東。然而在人口還不足以填滿所有土地的情況下,即使在進入兩漢及三國時代,青州的核心之地仍然是更容易進行農業開發的膠萊平原及河、濟兩岸的平原之地。就像這批從遼東而來的移民,后來亦是安置于現在的淄博市淄川區境內。

在三國朝代,海洋在地緣政治博弈中并非完全沒有一席之地。公元233年,為了共同應對來自曹魏的壓力。孫權曾經派遣使者領軍一萬前往遼東,與當時占據遼東的公孫淵結盟。應該說,在中央之國的歷史上,合縱連橫之舉雖然非常常見,但像這樣跨越海洋的結盟仍然是極具想象力的。

如果結盟成功的話,那么曹魏打破這一聯盟的最好辦法,就是以膠東半島為基地打造一支水師,阻斷二者的人員、物資往來。其實早在春秋時代,類似的一幕就已經上演過了。

公元前485年,志得意滿的吳王夫差為了北上中原爭霸,曾經派遣舟師沿海岸線而上進攻齊國,而齊國則派遣水師于海面攔截。雙方在黃海海域所進行的這場海戰,也被認定為中國歷史上的第一場海戰。

2500年前的這場南北海戰,最終以山東半島的勝利而告終。而1700多年前,類似的一幕卻沒有發生。因為遼東方面對能否維持這條海上交通線,心存很大的疑慮,致使這次結盟胎死腹中(具體細節以后會有解讀)。

縱觀整個三國時代,盡管具備許多天然海港,包括有齊、吳海戰的先河在,但青州在三國的地緣政治舞臺上所展現的屬性,與其它內陸板塊卻并無二至。被曹操視為私兵的“青州兵”軍團,在運作上所循的仍然是傳統的耕戰模式。并沒有充分利用青州的海洋屬性,打造出一支海上奇兵,用來南下進攻東吳。

基于當時的技術條件,這種選擇并不算錯。畢竟掌握大規模海上運輸能力的東吳,也沒在像800年前的前輩那樣,再次嘗試跨海攻擊。究其原因還是在于,與西方文明初始時那種“地中?!备窬植煌氖?,中國近海的海況要復雜的多。在后來的歷史中,歷代王朝并非沒有想過利用海路發動軍事行動或者運輸物資。只是海洋的不確定性,讓這些嘗試的成本都顯然過大,使其更多只能作為偶爾使用的輔助手段。

時光荏苒,當西方通過地理大發現,而進入迫使世界進入全球化時代之后,不管古老的中央之國愿不愿意,都必須正視海洋的存在了。正是基于這一大歷史背景,不僅青州沿海的那些天然海港,在新的時代煥發了勃勃生機,就連陸地屬性的膠萊平原,也開始嘗試通過海洋加成,提升自己的地緣潛力。這一嘗試就是“膠萊運河”。


三國時代為什么沒有發生海戰


從字面上理解,膠萊運河是一條打通膠州灣與萊州灣的運河。最初有這一想法的,是有些異類的元朝。元朝與同樣首都定位于北京的明、清兩代,都面臨著同樣一個問題,那就是當時的經濟和農業重心已經轉移到了江南地區。

這意味著帝國政治中心所額外消耗的那些糧食,必須從江南地區調運。后來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從山東丘陵西側擦肩而過而過的“京杭大運河”成為了最后的解決方案。然而在此之前,已經擁有海洋視野的蒙古人,曾經設想過通過海運而不是漕運解決“南糧北調”的問題。

在海運方案中風險最大的一段,是從山東半島的東端繞入渤海的海路。由于位置關系,這一海域遭遇惡劣海況的風險要比其它海區要大得多。有鑒于此,元朝希望從膠萊平原的腹地選定兩條分別注入膠州灣與萊州灣的河流,將之相連構成一條能夠截彎取直、連通黃、渤兩海的水上通道(公元1280-1282年)。

被勘測人員所選定的兩條河流,分別是:北向流淌的“膠河”,與南向流淌的大沽河下游部分河道。前者被稱之為“北膠萊河”,后者則對應為“南膠萊河”。

讓人頗感無奈的是,元朝所挖通“膠萊運河”僅僅運行的數年,便和整個海運線路一起被放棄。250多年后的(公元1538年)明朝政府,一度再次疏通運河。只是在運行幾年之后也被放棄。這其中最大的問題在于,山東丘陵并不能為這條運河提供足夠的水量,其地勢亦無黃淮海平原那么平整。

要知道黃河之所以能夠像一把大刷子一樣,在黃、淮海地區任意改道,在于這幾大水系之間并沒有明顯的分水嶺。相比之下,雖然膠萊平原也算平整,但于運河在翻越南、北膠萊河分水嶺時,仍然會遇到高程略高影響通航能力的問題。

另一個問題在于海上航段的不安全性,這一不安全性不僅僅體現在海況的影響,還在于海上地緣威脅的逐漸顯現。以明朝來說,倭寇對中國沿海地區的侵擾,是整個海運航線被放棄的一個重要原因。有鑒于此,大陸文明屬性的中國人,還是更愿意把安全系于腳下這邊土地之。京杭大運河遂成為了連接中國南北的交通干線,并對運河兩岸的地緣生態造成了深遠的影響。

當下,重開膠萊運河的聲音在民間仍然不時出現。只是這一設想的目的,已經不再僅僅局限于打通一條南北運輸線,而在于打通膠萊平原的海上窗口,使之更好的通過海洋融入全球經濟。類似的想法并非異想天開,很多半島結構的國家和地區都有過類似設想。與膠萊運河類似的還有韓國曾經設想的,橫貫朝鮮半島的大運河項目。

這些項目的可行性,并不是今天要討論的,只是為了幫助大家了解了青州地區的基本地理、地緣特點??傮w來說,由于即無外患之憂,又不是內部樞紐板塊,整個青州地區在三國時代的表現有點不溫不火。而下一節即將展開的徐州板塊,地緣位置就要敏感得多了。


- END -

三國時代為什么沒有發生海戰


本文作者:地緣看世界(今日頭條)

原文鏈接:http://www.toutiao.com/a6707740006510756355/

聲明:本次轉載非商業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僅用于個人學習、研究,如有需要請聯系頁底郵箱

Tags:三國   青州   山東   濟南   周朝   東營   春秋戰國   萊蕪   戰國時期   姜子牙   封神演義   淄博   東漢   我在宮里做廚師   地理   濰坊   青島   威海   泰山   政治   因河   渤海   西周

搜索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
免费大唐麻将外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