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邊州信息網

首頁 > 最新信息 / 正文

單從戰略上看,明朝在“廣寧之戰”中的失敗是否與熊廷弼有關?

網絡整理 2019-06-22 最新信息
單從戰略上看,明朝在“廣寧之戰”中的失敗是否與熊廷弼有關?

歡迎觀看

編者導讀:

公元1621(天啟元)年,早已對遼沈(遼陽和沈陽)二鎮覬覦已久的后金勢力趁著明朝統治者將熊廷弼罷斥還鄉期間正式發動了對遼沈的進攻。新上任的遼東經略袁應泰雖精敏強毅,但在排兵布陣方面確實并非其所擅長之事,這一點相較于熊廷弼來講,袁應泰可以說是相差甚遠。自袁應泰接任遼東經略之后,率先否定了熊廷弼相對保守的戰略布局,而是采取了更加開放的戰略,直接將兵力部署于撫順、清河一帶,深有一股收復遼東之勢。但基于當時大明王朝的經濟、軍事和政治等多方面因素來看,明朝方面在當時還并沒有收復整個遼東的能力,因此,從某種意義上講,袁應泰此舉實乃一招“險棋”,其目的無非只有一個,那便是盡可能的去迎合當局統治者和朝堂之上文武官員們急于求勝的心理,以此免遭步熊廷弼之后塵。而這一招“險棋”所帶來的后果便是將數萬明軍將士置于死地,與此同時,遼沈二鎮在努爾哈赤所率領的八旗勁旅大張撻伐之下也必將逃脫不了淪陷的命運。

單從戰略上看,明朝在“廣寧之戰”中的失敗是否與熊廷弼有關?

努爾哈赤、明朝皇帝漫畫

遼沈二鎮作為明朝在遼東地區的兩大軍事重鎮,其所代表的意義自然非同一般,遼沈一旦失陷基本上意味著整個遼東地區已經納入了后金勢力的統治范圍。因此,相較于之前開鐵(開原和鐵嶺)二鎮的失陷,明朝方面此時的震驚程度顯得更為夸張,大臣們也紛紛感嘆到:若使熊廷弼守遼,如今定不至此。在這種情況下,明熹宗迫于壓力不得不將熊廷弼再次起用,但在此之前還將王化貞擢升為了廣寧巡撫,使其二人共同抵御后金勢力的進攻。

眾所周知,雖然此次熊廷弼如期趕赴到了遼東就職,但最終廣寧在他的任職期間依舊失陷,且因此還被“傳首九邊”。那么,單從熊廷弼在廣寧一帶所布局的戰略上來看,明朝在“廣寧之戰”中的失敗是否與熊廷弼有關?換句話說,廣寧的失守熊廷弼是否應該承擔一定的責任?關于這些問題的解答,且聽筆者細細道來。

單從戰略上看,明朝在“廣寧之戰”中的失敗是否與熊廷弼有關?

努爾哈赤進攻遼東示意圖

本文的研究內容:

首先,我們不妨先來了解一下廣寧失陷的原委。

自努爾哈赤攻克遼沈二城之后,后金方面也隨之面臨著一系列的難題丞待努爾哈赤去解決。與之前對漢人所采取的措施不同,此時的努爾哈赤心里充分的認識到了漢人的作用,利用漢人所帶來的利益是無限的,而一時的搶掠和屠殺所帶來的資源只能是相對有限的。因此,將這些漢人如何進行合理有效的安排也是一件頭等大事。另一方面,攻下遼沈之后也注定了努爾哈赤再也回不了赫圖阿拉城,而且此時形勢的發展也不再允許努爾哈赤返回故地,因為遼沈二城的攻克,導致擺在努爾哈赤面前的資源是他那一塊小山丘(赫圖阿拉城)難以容納的了的,如此一來,對于努爾哈赤來說定都遼沈已然是不得不走的一步棋。與此同時,定都遼沈之后也進一步的為后來的八旗勁旅攻進山海關打下了一個堅固的基礎。

單從戰略上看,明朝在“廣寧之戰”中的失敗是否與熊廷弼有關?

明代遼東地圖(參考)

遼陽城的重要性對于擁有多年征戰經驗的努爾哈赤來說自然是十分的清楚,據史料《清太祖武皇帝實錄》記載:

若我兵還,遼陽必復固守,凡城堡之民,逃散于上谷者,俱遺之矣!棄所得之疆土而還國,必復煩征討。且此處乃大明、朝鮮、蒙古三國之中要地也,可居天與之地。

在努爾哈赤遷都遼陽之后,再次面臨著一系列的難題。由于遼陽處于明帝國、李氏朝鮮和蒙古勢力三者之間,而蒙古勢力和李氏朝鮮又很大程度上依附于明朝政府,且喀尓咯蒙古勢力還屢次揚言要助明朝而滅后金,在后金方面多次招撫與其聯盟無果之后,努爾哈赤不得不對這些勢力一一駐防,如此一來八旗騎兵便難以發揮出最大的優勢,再加上遼南人民的起義需要努爾哈赤派兵鎮壓。因此,在以上所述的種種因素結合之下,最終導致了努爾哈赤暫時沒有機會對廣寧一帶采取大規模用兵,間接的給予了熊廷弼經營廣寧的契機。

單從戰略上看,明朝在“廣寧之戰”中的失敗是否與熊廷弼有關?

努爾哈赤雕塑

熊廷弼一到任之后便提出了全面防御的戰略布局,即:以廣寧為重心,同時在天津一帶設立撫鎮,山海關則居中節制。此戰略對于正處于軍餉不足、軍心不振的明王朝來說可謂是一個萬全之策,但明朝統治者似乎并不以為然,沒有全盤認可。因此,在權力的分配上,朝廷也就過多的偏向于勇于冒進的王化貞。由于王化貞天真的以為只要籠絡住蒙古勢力,借其兵力合擊后金便可守住廣寧,進而收復遼東,因此,相較于熊廷弼所提出的相對保守的戰略,王化貞所采用的戰略則顯得尤為膽大自負。

王化貞的戰略部署為:以遼河為防線設置六座營寨,畫地分守。然而,熊廷弼一上任則立馬否定了該戰略,而是主張直接將重兵集中于廣寧,擰成一個拳頭,間接的震懾住努爾哈赤勢力。但由于熊廷弼的戰略與王化貞的戰略相差太大,因此,兩人在處理政務相向而行,使得原本就已經很衰弱的明軍力量一分為二。

單從戰略上看,明朝在“廣寧之戰”中的失敗是否與熊廷弼有關?

遼東局勢

同年五月,王化貞部下毛文龍以不到二百人的明軍隊伍輕襲鎮江,最終在降金明將的策應之下一舉收復了包括鎮江在內的兩千余里的海上島嶼,極大地激發了明軍的斗志,使得朝廷也看到了希望。此次此刻,王化貞也十分得意,主張立刻派兵支援毛文龍,并率軍大軍進攻,同時聯絡蒙古勢力相互配合,企圖一鼓作氣挫敗后金。然而,熊廷弼則堅決不同意王化貞的做法,并認為毛文龍此舉實屬打破全局,最終毛文龍在等不到援軍前來的情況下,不得不退守到皮島。此戰雖說王化貞的想法過于“激烈”,但他所提出的支援毛文龍未嘗不是一個正確的建議,倘若熊廷弼不意氣用事,采納王化貞所提出的正確部分,派兵支援毛文龍,先牽制住八旗士兵,再做后來的打算也不遲。此舉不說能夠重挫金兵,但也能夠為明朝方面鋪出另一條道路,同時或許還能緩和與王化貞之間的矛盾,為其今后共事提高效率。但很可惜,倔強的熊廷弼最終并沒有這么做。

單從戰略上看,明朝在“廣寧之戰”中的失敗是否與熊廷弼有關?

明朝地圖

在此之后,王與熊之間的矛盾愈加激化,最終甚至發展成為了整個兵部與經略之間難以共事的地步。而王化貞則諸事直接請命于兵部尚書,概不經過熊廷弼之手,最終將熊廷弼完全架空。當年十月,努爾哈赤率領八旗騎兵大軍壓境,王化貞在叛將孫得功的誘惑之下放棄城墻堅固的廣寧,率領全部明軍去援助武堡,最終被善于野戰的八旗騎兵一擊而散。在逃往的途中,王化貞遇到了前來接應的熊廷弼一行兵馬,此時的熊廷弼并沒有將心思用到挽救殘局上去而是將王化貞里里外外的嘲笑了一番。而王化貞當時提出了堅守寧遠的戰略也沒有被熊廷弼所處采納,熊廷弼則認為此時已經為時已晚,只有將人馬退回山海關內才是最后的策略。

事實上,當時王化貞所提出堅守寧遠的戰略并不是全無道理可言,自努爾哈赤在攻克了廣寧之后未曾繼續前進,因為此時的他心里也清楚自己能力有限。因此,倘若明朝方面當時能夠收集潰兵集結于寧遠未嘗不是一招好棋,只是被熊廷弼所賭氣而沒有采納。這一戰略的正確與否從后來的袁崇煥身上也可映射的出來,從某種意義上講,袁崇煥的戰略延續了王化貞的正確部分,而后來高第的出現則再次延續了熊廷弼退守山海關的戰略。

單從戰略上看,明朝在“廣寧之戰”中的失敗是否與熊廷弼有關?

熊廷弼畫像

結語:

綜上所述,不難發現:廣寧的失守很大程度上都是由于熊廷弼與王化貞的不和而造成的最終結果,作為有過兩次駐守遼東經驗的熊廷弼來說,并沒有表現出來其應有的大度,反而屢屢與王化貞相向而行。雖然王化貞的大部分戰略都不是十分的正確,但也確實有其可以采納的一部分,倘若熊廷弼可以結合王化貞的“冒進”稍微緩沖一下自己的“保守”,未必不是一個上乘的戰略,但在整個過程中熊廷弼絲毫沒有這么做,或許這就是文人身上所夾帶的那份常人難以理解的偏執吧。因此,從某種意義上講,廣寧的失守熊廷弼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而拿王化貞來說,此人的種種做法雖然冒進,但其在遼東局勢正處于危傾之際勇于上任確實值得敬佩,相較于前任經略薛國用以稱病而推卸責任來說還是值得贊揚的,但在廣寧失守之后,王化貞又以種種卑鄙手段將責任推卸于熊廷弼一人身上確實令人憤懣不平,好在其最終沒能逃脫掉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的命運。

單從戰略上看,明朝在“廣寧之戰”中的失敗是否與熊廷弼有關?

感謝觀看

參考文獻:

《清太祖武皇帝實錄》

《明史》卷259,《熊廷弼傳》

李慶南:《熊廷弼的冤案始末》

焦艷平:《熊廷弼治遼及治遼思想評述》

本文作者:古稀老學者(今日頭條)

原文鏈接:http://www.toutiao.com/a6704900919902863886/

聲明:本次轉載非商業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僅用于個人學習、研究,如有需要請聯系頁底郵箱

Tags:明朝   熊廷弼   遼陽   努爾哈赤   蒙古   山海關   遼寧   鎮江   三國   朝鮮   經濟   毛文龍   開原   明熹宗   沈陽   鐵嶺   遼河   政治   撫順   天津

搜索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
免费大唐麻将外挂 投资基金平台 投资基金好还是股票 大盘涨而股票全跌 模拟炒股软件 股票趋势分析技术 今日股票行情分析 股票买入卖出规则 股票买什么股票好 有哪些股票短线技巧 股票行情今天天大盘